主页 > 现实天地 >污染水源空气·不满村民投诉 非法厂商恐吓打人 >

污染水源空气·不满村民投诉 非法厂商恐吓打人

[2020-07-20 05:44] 来源: 申博管理登入
污染水源空气·不满村民投诉 非法厂商恐吓打人

非法工厂包围新村,500户三代同堂的村民深受空气、水源污染及噪音等影响,但两年来投诉无门,有村民甚至遭厂家恐吓及殴打至重伤!

保家园遭恐吓打伤

在该村扎根多年的近百名村民不堪家园“变了样”,甚至一些非法工厂频发生火患,居民担心生命受到威胁,愤而群起抗议,促莎阿南市政厅正视问题,并立即取缔非法工厂业者。

据了解,双溪毛糯工业区寸土是金,因此不少厂商转向双溪毛糯新村设厂,通过购买或租用已搬迁村屋,再改造成工厂,导致该村近年非法工厂如雨后春笋般设立,甚至建得一间比一间大。

粗略估计,该新村目前有约10%是非法工厂,其中最严重为山景路(Jalan Hillview),该路20间住宅中有10间被改造成非法工厂,尽管村民已向市政厅投诉无数次,却未见处理。

村民申诉,非法工厂包括铁厂及家私厂等,这些工厂让村民生活环境大受影响,除了从早营业到晚,就连星期天也没休业。

此外,工厂排放出的臭味、木屑,引发空气污染,还有喷漆、烧焊及震耳的金属敲击声形成了噪音,同时该区的水源也受到污染。

为避罗里减少出门

村民也说,村内狭窄的道路,经常因进出非法工厂的罗里,而引发交通堵塞,村民需花至少半小时,才能从大路进或出村子。

一些重型罗里更将道路辗坏,道路出现窟窿,还有的罗里在拐弯时撞向路旁沟渠,甚至翻倒,村民为求安全,也减少在户外活动。

未见停工反加速建厂 非法厂商漠视市厅警告

双溪毛糯新村村长何淑云今早也带媒体绕村巡视非法工厂。

她指出,10年前的莎阿南市政厅2020地方发展蓝图,将该村内的住宅区土地改成工业区,但今年又更改为住宅区,不过非法工厂已越建越多,如今该村约有50间非法工厂。

“这些非法工厂的业者没向土地局申请更换土地用途,所以我2009年出任村长一职后,立即向相关单位投诉,包括莎阿南市政厅、土地局及前雪州大臣丹斯里卡立。”

她说,市政厅虽有发警告信及罚单,要业者停工,但业者冥顽不灵,对市政厅采取的行动视若无睹。

“上个月23日,我和市政厅的城市与乡区策划组开会,官员告诉我,市政厅会发信给非法工厂业者,要他们在6个月内搬迁,而正在兴建的非法工厂则被下令要立即停工及拆除,但到今天,我不见官员有所行动。反而是业者好像收到消息,加快施工设厂的步伐。”

她说,这两星期内,就有9间在新村工业区内的工厂发生火患,她担心日后再有火患,会影响到村民。

她要求当局立即采取行动对付非法工厂业者,并将路洞填补及将撞损的沟渠修补。

业者聘请不少外劳 村民感安全受威胁

自从非法工厂林立,业者聘请不少外劳当员工,如今外劳人数日渐增加,村民皆感安全受到威胁。

村民透露,村内的“工业区”今年时常发生火患,因此担心“躲藏”在村内的非法工厂一旦发生火患,会火烧连环船,让村民流离失所。

村民更申诉,不满市政厅官员在村民投诉后只是前往工厂发警告信及罚单,之后就再没有采取更具体的行动,也不了了之,让居民有冤无处伸。

据知,一些村民长期住在这样的环境中,也因生活素质受影响,而陆续迁走。

向市厅投诉多次无效———村民●凌亚连(63岁)

我家隔壁就是非法制造家私工厂,这工厂于两年前设立。我向莎阿南市政厅投诉多次不仅没有效,还遭业主恐吓,我惟有报警。

非法工厂从上午9时至晚上11时运作,除了发出嘈杂声,漆味也令人难受,就连星期天也如常开工。我已向当局投诉4次,官员仅前来给业者警告信。

之前频频发生火患,工业区的工厂都被烧毁,这里是新村,若火势蔓延,后果不堪设想。

被打铁刺耳声惊吓——村民●张金莲(71岁)

隔壁的非法工厂建得很靠近我的住家,下雨天时工厂屋顶排水槽都流向我家。此外,打铁的刺耳声音也让我感到压力大,有时还会被惊吓。

我曾要求业者不要将工厂建得靠近住家,对方却不加理会。

建厂影响生活素质——村民●梁庆强(44岁)

我曾在非法工厂建好前,就阻止业者建厂,但对方却抛下一句“我都搞定了”,令人匪夷所思,然后就继续建厂。

这里是新村,不是工业区,在这建厂会衍生污染问题,外劳也增加,让村民生活环境变质及不健康。

欧阳捍华:将指示调查 证实污染将被对付

掌管地方政府、非法工厂漂白和新村发展的雪州行政议员欧阳捍华受询时指出,他将向双溪毛糯新村村长何淑云了解当地的情况,并会指示莎阿南市政厅调查。

“若这些工厂被发现造成污染,市政厅将采取对付行动,至于造成严重污染的工厂,将会被下令关闭。”

联邦村长●邓光(62岁):拍照反被砖块敲头

曾有村民向我投诉非法工厂的设立,我有向市议员投诉,市政厅也有连续开罚单给业者,但业者视若无睹,还是继续动工。

后来我和一名村民到该厂去拍照,反遭对方使唤员工殴打我们,还用砖块敲我们的头,导致我的左肩膀断,另一名村民则头破血流,我们皆被送入院。

该业者却恶人先告状,到警局反指责我们,导致我们遭到警方误会。

村民●李雅妮(35岁):担心小孩被罗里撞

新村内多数是三代同堂,有老人也有小孩,不是每个人都有能力搬迁到别处。

我们不少人还在使用井水,非法工厂入侵,容易造成水源受到污染。

有时候罗里进出村子,行驶缓慢,导致交通堵塞,村民要花半小时才能抵达村外的大路。罗里在村内行驶,许多村民及小孩都不敢在村内路上活动了,担心遭罗里撞到。

相关推荐
申博管理登入|领域人物|文化博览|网站地图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手机版通宝游戏下载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通宝游戏官网手机版下载